当前位置:主页 > 中央要闻 >
韩愈为什么说自己=新闻频道=“不通时事”?
发布日期:2019-12-23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韩愈是唐代著名的文学家、思想家和政治家,在中国文学史,乃至文化史上影响深远。作为唐宋八大家之首,其诗歌与孟郊开创共同开创“韩孟诗派”,其文则揭唐代文学复古运动的大纛。在中唐时代,韩愈是一位富有代表性的思想家,不仅体现在一系列的儒学论述中,更有“辟佛”的行动。作为政治家,韩愈依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一番政绩,然而,他对自己的评价却是“不通时事”。韩愈果真是不通时事吗?他为何要这样评价自己呢?这是一个颇为值得玩味的话题。

  韩愈明确讲到自己“不通时事”的地方,代表性的有两处,一是《答窦秀才书》,一为《上兵部李侍郎书》。前者是唐贞元二十年,韩愈写给秀才窦存亮的书信,云:“愈少驽怯,于他艺能,新闻频道自度无可努力,又不通时事,而与世多龃龉;念终无以树立,遂发愤笃专于文学。”此前一年,韩愈以言事出为阳山令。检韩愈的集子,不难发现,韩愈所言之事为请求宽免徭役,免田租之弊。据《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记载,贞元十九年,“京畿诸县夏逢亢旱,秋又早霜,田种所收,十不存一”。面对此种情况,担任监察御史的韩愈,向皇帝直陈时弊,本属分内之事,无可厚非。然而这封上疏不但没有获得唐德宗的理解和嘉奖,反而被贬官外地。这是韩愈万万没有想到的。韩愈在皇帝之前,韩愈的心里应该有所准备,因为毕竟矛头对准的是京兆府尹李实,故其请求的是“应今年税钱及草粟等在百姓腹内征未得者,并且停征;容至来年,蚕麦庶得少有存立”。暂停征收本年度的税钱,来年再征收,利国利民,并无不妥之处。措辞较为委婉,既不想得罪李实,亦希望德宗的理解。纵览全文,让人感觉刺耳的恐怕是韩愈此文所提到的“群臣之所未言,陛下之所未知”。这句话相当有杀伤力,不啻说德宗不察、群臣欺君,无疑是对德宗和群臣的一记响亮耳光。故韩愈被贬亦属在所难免了。

  据卞孝萱等先生考证,韩愈的时间为贞元十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被贬之日为十二月九日。如此之短的时间,或许是韩愈始料未及的。不但韩愈被贬,还连累了他的同在御史台为官的张署、李方叔二人被贬外放。被贬的诏书下达,即使在寒冬腊月,韩愈也不得不即刻奔赴贬谪之地,连与家人告别的时间也没有。此种情境,令韩愈终生难忘。他在《赴江陵途中寄赠王二十补阙李十一拾遗李二十六员外》一诗有所交代,“中使临门遣,顷刻不得留”,然而在此诗里韩愈仍不知自己为何被贬,有诗句云“孤臣昔放逐,血泣追愆尤。汗漫不省识,恍如乘桴浮。或自疑上疏,上疏岂其由。是年京师旱,天亩少所收。上怜民无食,征赋半已休”。根据这首诗歌所传递的内容,德宗对旱情是有所了解的,不然何来“上怜民无食,征赋半已休”?而韩愈在《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却说“陛下之所未知”,很容易引起龙颜大怒。同时,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韩愈并不认为上疏是导致其被贬的原因,难道是李实等人为了排挤御史台的官员而把韩愈也贬了?未可知晓。韩愈说自己“不通时事”,亦不难理解了。从表面上看,是“不通时事”,不会逢迎,不懂溜须拍马;然而韩愈对当时的朝政是相当清楚的,尤其是对李实与德宗,知这样做不会有好的结果,仍怀着为民请命的情怀去上疏,考虑的皆是民生的问题。因此,此处的“不通时事”,不可过于简单化地认为其缺乏政治头脑。

  作《答窦秀才书》时,韩愈三十七岁,在距离京城长安数千里之遥的贬谪之所阳山。这一时期韩愈的心境是“愁忧无聊”,且有“瘴疠侵加”,“惴惴焉无以冀朝夕”。韩愈在此文赞扬窦存亮的向学精神,尤其是以自己为例,说自己专心于文学,付出了较大的心力,却并不切于实用,又放弃了,以致“学成而道益穷,年老而智愈困”。同时,勉励窦存亮“当朝廷求贤如不及之时,当道者又皆良有司,操数寸之管,书盈尺之纸,新闻频道高可以钓爵位,循次而进,亦不失万一于甲科”。于此可见,韩愈希望窦存亮专心于学问,考中功名,来阳山向自己请教文学之事,恐会让人失望的。在某种意义上,韩愈是很懂得如何权衡学文学与专心于科举的,并非不懂时事。因为只有中举,获得一官半职,才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做出一番事业。

上一篇:新闻频道ETF时代来临?
下一篇:新闻频道+上海首例“咸猪手”案今日宣判 男子地铁猥亵被判6个月

主页    |     业务资讯    |     中央要闻    |     公告通知    |     沙巴体育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