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央要闻 >
新闻频道 为什么男明星的下场都是赵本山?
发布日期:2019-12-03

  吴彦祖不是第一个朝赵本山发展的男神,早有陈冠希,后有余文乐、张震、小栗旬、强尼·德普等等。无论你是香港警察、日本黑帮、秋名山车神,甚至加勒比海盗,临到老了,都逃脱不了“本山魔咒”。

  难怪有网友说,男明星的最终归宿都是赵本山,女明星的归宿都是蔡明。

  发笑的同时我们也会好奇,为什么路数不同的两个人,我们会觉得长得很像?以及为什么之前没觉得像的两个人,后来会越长越像?

  吴彦祖和赵本山,这不是一场群体性幻觉,而是你的脑细胞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安排。

  科学家已经证实,人类大脑识别物体和人脸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机制。换言之,大脑指定了专门的区域和神经元来负责识别面孔,这个脑区在大脑的后背侧,叫做梭形脸区域(Fusiform Face Area, FFA)。

  无论你跟你的猫有多熟,她在你的视觉识别机制里,都跟一张桌子、一颗车厘子没啥区别,只有人脸才能打开梭形区的绿灯。这种把同类的脸和其他所有物体进行区别对待的做法,是我们灵长类祖先在漫长进化中发展出来的机制,以方便我们生存和社交。

  有趣的是,对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脸,我们也是一律按照“人脸”而不是按“物体”来处理的,反之亦然。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人和其他灵长类本质上属于同类。

  来自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工程教授多丽丝·曹(Doris Y Tsao)团队则进一步发现了灵长类动物是如何对人脸进行编码的,以往理论大都认为,多个神经元构成集群工作,共同识别出一张脸。但多丽丝和她同事发现,每个神经元单独负责不同的编码工作,它们有明确的分工。

  研究人员将电极插入猕猴(灵长类)大脑中识别人脸的三个脑区,这些区域塞满了特殊的神经元细胞,称为脸细胞,这样可以记录205个神经元的活动。然后他们给猕猴看2000张人脸图像,发现就像有不同的相机从多个不同角度拍摄一张脸一样,每个识别面孔的神经元以彼此不同的方式“记录”这张人脸:有的单记录脸形(只要脸形相同,即使换张脸,给出的信号也不变);有的单记录两眼间距;有的单记录皮肤纹理……这样记录下来的面部特征有50多个。

  换言之,单个神经元无法识别整张脸,每个神经元都会对某一或几种面部特征更加敏感。这205个神经元将一张人脸拆解为多个维度,进行编码,每个脸细胞大约会编码其中6个维度的若干参数,所有参数整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整张脸。这是一项分工又合作的团体工作。

  所以,当你看到具有某些相同特征的人,比如大眼睛、宽眼距、国字脸、高鼻梁等,你的某个或某几个神经元就能记录下相似的维度参数,大脑就会告诉你——欸,他们好像哦。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生活之中,“你的眼睛好像赵薇哦”,“你的脸型好像李嘉欣”,甚至“你的鞋拔子脸好像赵本山哦”等。你明确知道这是两个人,他们的脸整体不像,可只要有一些特征像,对大脑来说那就是像。

  无论你支持与否,人类社会是有主流审美倾向的。这其中掺杂社会文化、心理学、进化学甚至种族主义等诸多复杂因素,但总体而言,全人类对于脸的审美,存在很大共性。

  心理学家 Michael Cunningham 在 1995 年的一项研究,让不同地域的人给不同人种的女性照片打分,发现人类对女性对于女性审美具有跨文化共性。

  心理学家 Judith Langlois曾以 2-3 岁和 6-8 个月大的孩童做实验,发现婴儿对被成人评判为美的照片凝视的时间较长,这个研究或许也能证实人们天生具有审美判别能力。

  Langlois2000 年对面孔吸引力的研究,也发现不同文化的个体对面孔吸引力的评估具有高度一致性,达到 0.94。(同时,有些研究也指出被试者对于自身种族的的审美评价相对要高过对其他种族评价,但与上述一致性不矛盾。)

  澳大利亚心理学家 Gillian Rhodes 也在研究中发现,在不同的性别与文化里,面容吸引力的标准大致相似。2007 年,密歇根大学的 Daniel Kruger 的研究也应证了这一说法,认为人们在对面孔审美认知中存在较高程度的群体一致性。

上一篇:新闻频道:新生儿出现脑室出血会不会留有后遗症?
下一篇:太极大师雷雷:徐晓冬骑+新闻频道+在日本人身上暴打,我有酒有肉

主页    |     业务资讯    |     中央要闻    |     公告通知    |     沙巴体育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