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告通知 >
名医曲宝林:放疗患者也可以过上品质生活-新闻频道
发布日期:2019-11-26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叔叔,我的脑袋里长了‘毛毛虫’,老是头痛,你能帮我取出来吗?”

  7月25日下午,在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放射治疗科21诊室里,曲宝林正在跟一名来自山东临沂的髓母细胞瘤复发的小患者进行交流。

  “我们可能是国内为数不多能接诊五岁以下儿童肿瘤放疗的医院了。新闻频道”谈起接诊的儿童患者,已在放射治疗临床工作二十余年的曲宝林告诉记者,“除了小患者治疗配合度低,不能注射麻药等问题外,孩子坚强而又懂事的样子让人很是心疼。”

  曲宝林,从农家子弟到解放军总医院放射治疗科科室主任,学术带头人,他的成长经历既充满了传奇色彩,又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采访中,曲宝林跟记者谈起他热爱的放疗事业时像打开的话匣子,他说,新闻频道“不仅注重患者的治疗效果,同时也关注其生活品质”。

  曲宝林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那片肥沃的黑土地,是曲宝林深深牵挂的地方,故乡是他一生志向的起点。

  今年47岁的曲宝林出生于农民家庭。谈起为什么要当医生,他说,“小时候经常看到医生救死扶伤,所以长大立志当医生,为病人减少病痛。”

  1990年,曲宝林报考了白求恩医科大学(注:现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部)放射治疗专业。当记者问起为何会选择放疗专业时,曲宝林多次用“误打误撞”来形容。

  “当初报专业的时候,并不了解放疗具体是做什么的,以为就是拍片子”,回忆起当时情景,曲宝林笑着说,进入学校才知道是肿瘤治疗,拍片子只是治疗过程中的冰山一角。

  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国肿瘤的发病率不断升高,放疗工作也变得尤为重要。“实践证明,当初的误打误撞,却是命运最好的安排。”曲宝林说。新闻频道

  回忆起五年的大学生涯,曲宝林总结道,“丰富了自己的知识结构。”在此期间学习的放射生物、放射毒理、放射损伤、辐射剂量等科目,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1995年,大学毕业的曲宝梦并没有停止求学的步伐,而是凭借优异的成绩,相继考取了解放军总医院的硕士和博士,并扎根于此二十余年。

  如今,曲宝林作为301医院放射治疗科学术带头人,在肺癌、淋巴瘤、儿童肿瘤、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及良性病的放疗等方面成绩显著。

  大学毕业至今二十余年,按他的话来说,是我国放疗事业发展突飞猛进的时期,他见证了放疗医学“鸟枪换导弹”的过程。

  “放疗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从居里夫人提取镭开始,人们第一次将放射性同位素用于早期皮肤癌治疗。”曲宝林介绍。

  当时,放疗的毒副反应很大,治疗过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很多病人宁肯等死,也不愿做放疗。

  “左手拿着尺子,右手拿着笔,医生在患者脸上、身上测量肿瘤位置,就像画图一样。”曲宝林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患者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墨水。

  在我国,大众对于放疗仍然感到很神秘,甚至有些“恐惧”。很多人认为放疗会把患者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科学技术如计算机、影像、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在保证精确放疗的前提下,“导弹时代”随之来临。对于拒绝或不宜手术的患者,尤其是儿童和高龄患者,微创甚至无创的放疗手段更彰显优势。

  此外,患者在门诊也可以放疗,“以我科室为例,每天大概治疗300个病人,却只有30张床位。所以住院只接收同步化疗的患者,也就是说同时接受放疗和化疗的病人才能住院,仅放疗的患者在门诊就可以进行治疗。”曲宝林介绍,这也从侧面说明,放疗的毒副反应并不像以前那么强烈。

  据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的统计,癌症治愈率的三种方式比例分别为:放疗23%、化疗7%、手术25%。曲宝林直言,“由此可见,放疗功不可没。”

  “在美国,大约有70%的肿瘤患者在治疗的不同阶段接受过放射治疗,而我国仅为30%。”曲宝林认为,放疗在我国还未得到充分普及,这其中,不仅有大众的误解,还有放疗设备数量的制约。

  “过去,很多医生为了治病而忽视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在曲宝林看来,在患者放疗过程中,医生不仅要注重患者的治疗效果,同时也关注其生活品质,尤其患者对产生的毒副作用的反应。

上一篇:购车上牌无需前往? 新闻频道? 车管所办理登记
下一篇:新闻频道 !华夏惠利货币市场基金招募说明书(更新)摘要

主页    |     业务资讯    |     中央要闻    |     公告通知    |     沙巴体育    |     网站地图